第 116 頁,共 117 頁首頁...2040...113114115116117

九月19
父親終於還是住進醫院

Hosptial01昨天好不容易說服父親到醫院掛急診辦理住院,因為我看他真的很痛苦,還一直忍著,坐也不是、睡也不是,只能半坐屈著身子抱著棉被把頭埋在棉被裡痛苦的深呼吸,似乎這是他可以找到的最佳減少疼痛的姿勢。

父親從以前就不愛去大醫院看病,因為去大醫院要做很多的檢查,太累人了,而且每經一個醫生就要從頭再問一次病情,再檢查一次,再摸一次身體尤其是教學醫院更嚴重

像昨天我們先到醫院掛急診,也是在急診室躺了一天一夜,又重新做了一次檢查,才在今天移到病房,真不懂明明已經有看過門診,也做過類似的檢查了,為何還得再跑一次流程,同一個醫院都如此了,更甭論不同的院所。

閱讀全部…》

九月17
害怕接到電話

害怕接到電話

還記得之前老婆中風的那段日子,心裡頭總是擔心、害怕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深怕有個萬一,還好後來老婆的病情逐漸好轉,漸漸地也不再有接電話的恐懼,但現在那種感覺又回來了…

家人討論病情的電話,還有親友們詢問的電話不斷,父親之前的同事也來關心,連保險業務員也過來關切了,雖然有點煩,但因為保險有門診及醫療補助,否則我真想謝謝再聯絡,也因為有這些補助,這時才真正感覺到保險的用處。

閱讀全部…》

九月17
心痛的感覺又回來了

心痛的感覺老實說,上個禮拜五(09/11)獲知父親的病情後,心情真的是錯綜複雜,百感交集,一來工作熊知道生、老、病、痛是人生必經的過程,我也一再告訴自己必須坦然面對事實並加以處理,但另一方面內心又懊悔,為何沒能早點察覺父親身體的不適,及早帶父親去就醫,讓病情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在還沒真正澄清父親的病情前,我不太願意告訴同事及朋友,深怕自己一下子會整個崩潰,所以這禮拜的日子過得相當漫長,常常會有一種心痛的感覺,同事說我一直在嘆氣,呼吸間似乎有點喘不過氣來感覺,還常常發呆,我也只能強作振作,希望能用忙碌的工作來沖淡這種感覺。

閱讀全部…》

九月14
拍張全家福照片

拍張全家福照片

今天把家裡面的成員統統叫了回來,這些年來算是難得的小聚會,我也特地去買了相機用的三腳架,拍了幾張全家福的照片,老爸也非常配合我們,就是表情太嚴肅了點,還好有小小孩在,氣氛也就熱絡了點,不時有歡笑。

從小我就不太習慣與老爸講話,面對現在的狀況,我除了叮嚀他要小心維護自己免於感冒或是細菌感染之外,我也不知道該多跟他說些什麼。

閱讀全部…》

九月12
還剩多少時間?

sickbed01總是自私的以為我們還有很多的時間可以相處、可以談談心,所以我並不是那麼特意的珍惜與你想處的時間,直到突然接到通知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時間不多了,怎麼會如此突然?一時之間我亂了方寸,不知該如何是好?接到通知後,我收拾行囊,提早下班,只為了見你知道你現在是否正在忍受著痛苦。

在回家的路上眼淚不爭氣的在眼眶裡打轉,但我終究還是沒讓它掉下來,我知道哭並不能解決問題,我也一再地告訴自己要去面對問題、處理問題,但是千頭萬緒,不願再往更壞的方向想。

閱讀全部…》

八月18
送外婆最後一程

送外婆最後一程 外婆以八十八歲走完一生,可算是高齡,所以『訃文』印成了紅色,(※『訃文』的顏色,一般會以70歲為分界,民間習俗70歲以下會用「白色」,70~80歲會用「粉紅色」,80歲以上就可以用「大紅色」),連「輓聯」的顏色及花籃上的卡片顏色也都是紅色的,像是在辦喜事,習俗希望家屬不要太哀戚,免得往生者捨不得走,但偶爾還是聽得到哭聲。

說實在的,現代社會讓家族散居,所以每一次的婚喪喜慶就成了家族聚會的機會,這次也不例外,很多鮮少見面的人,大多可以在這個時候見到面。我有個表妹,因為某些原因與家人不合,平常也幾乎與家人斷了音訊,印象中已經有好幾年不曾見過她了,連她結婚時都不要家人知道並參與,要不是這次外婆的過世,我想我們也不太可能見到她。

閱讀全部…》

第 116 頁,共 117 頁首頁...2040...113114115116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