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0 頁,共 124 頁首頁...2040...118119120121122...尾頁

十月01
如果生命已到了盡頭,你選擇如何面對?

Buddha03自從知道父親罹癌後,最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如果生命已到了盡頭,會選擇如何面對?」,多年前看著爺爺去世,一個月前才又歷經了外婆的往生,如今又面臨了父親的絕症,親眼目睹他們痛苦的面對人生盡頭,內心不免感慨;想想我們在出生與死亡的時候,好像都是在哭聲與笑聲中度過的,其間的差別只在「出生的時候自己哭別人笑;離去的時候自己笑別人哭」,後面這一句是我希望自己可以作到的。

真的,如果要做到上面講的那句話,那就要做好隨時可以離去的準備,也許這樣就不會在臨走前有這麼多的遺憾。所以想想看自己還有什麼牽掛的事,是不是可以現在就做好交待;如果有什麼一定要做的事,就趁現在趕快去完成,不要到了人生的盡頭徒留遺憾。

閱讀全部…》

九月29
父親的右髖骨處出現潰瘍

父親臥病之後,由於是第一次住院及自身的習慣,所以堅持在醫院內要穿內衣褲,我們也順他的意,因為父親吃不下,所以身子日漸單薄,雖不至於瘦到皮包骨,但170幾公分的身子只剩下48~49公斤,還是瘦了一大圈;隨著身子的消瘦,再加上他總是右側躺(因為較舒服),還有移動身體及上下床鋪的摩擦,所以這兩天在屁股的右髖骨處出現了破皮,還漸漸地發生潰瘍滲水的現象。

這個髖骨處是屁股肉最少的地方,也是骨頭最突出的地方,在多次的摩擦之後,很容易出現破皮,一開始我們以為是褥瘡,所以使用「人工皮」幫他貼在傷口的地方,可是隔天再看連「人工皮」都整個被移位,還有些翻起來了;檢討之後,我們認為是他的四角內褲及床上移動身體所造成的,所以我們採取了以下步驟,希望可以幫他減輕這額外的疼痛:

閱讀全部…》

九月29
癌末父親因嘔吐而無法進食

父親罹癌住進醫院後,一開始由於疼痛及不適,所以幾乎吃不下任何東西,就算吃也只吃一點點,一開始我們餵他吃點白粥但嫌沒味道,後來煮了鹹菜粥,但也只是吃一點點,餅乾、麵包偶爾也吃一點,但後來就越來越吃不下了,焦急之餘我們聽醫生的建議買了罐裝的「管灌安素」,用喝的給父親補充營養,父親一開始還可以喝2/3罐,而且也比較有體力,可是後來隨著嘔吐的增加,就越來越少了,後來我們也把液體「安素」換成奶粉沖泡式的「安素」。

老實說我的內心非常兩難,打了嗎啡可以止痛,可是又會引起嘔吐,讓父親根本無法進食;不打嗎啡則是疼痛不已,左翻右躺都不是,完全無法入眠。醫生群也已經照會疼痛科來會診了,希望可以有更有效的藥物可以讓父更舒服一點。

閱讀全部…》

九月28
父親病情會診精神科醫生

今天醫院會診精神科的醫生來幫父親問診,其實早就該會同精神科了,雖說父親住進醫院前就已經知道自己是癌症末期,而且已經交待「放棄急救」,但我知道他的心裡還是無法完全接受這個事實,因為他一直唸著希望可以早一點解脫,免受更多的痛苦。

醫生問診後告訴我們,就如同我們所知道的,父親雖然表面上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但心理面還是不太能夠接受,所以只能算是消極的接受,醫生說如果是真正接受這個事實的人,應該可以更坦然地面對人生的盡頭,也會希望在還有限的生命裡可以多作點什麼事。

閱讀全部…》

九月27
嗎啡讓父親漸漸習慣了醫院的日子

也不知道是無奈,還是不得不,又或是疼痛控制漸漸得宜,因為醫院已經開始對父親投以嗎啡的注射及貼片,父親似乎漸漸地習慣待在醫院的日子了,雖然還是有氣無力的,但已經不再一直抱怨了。

嗎啡具有非常好的止痛效果,其優點是病人還是會有疼痛的感覺,但已經不會讓病人感到不舒服,另外也有幫助誘導睡眠的效果,增進睡眠品質,父親剛來到醫院的時候,我幾乎未曾見到父親真正入眠過,自從投以嗎啡後,這兩天我終於稍稍有見到他睡著的跡象,否則我已經打算要求醫生開立安眠藥給父親了,睡不著覺是很痛苦的事。

閱讀全部…》

九月26
開始請看護照護父親

Hosptial02這好像是全台灣的公定價,全天的本國看護一天收費NT2000,半天(12小時)的看護收NT1100。這個費用對一般的家庭來說真的是個不小的負擔,如果沒有住院保險給付及積蓄,真的很難撐過這一關,不過聽說一般的看護似乎都不太願意接半天的班只照顧晚上,所以只輪晚班的素質可能也比較差一點,不過也是 case by case就是了,我是說可能。

父親住進醫院已過了一個星期,大家也輪流照顧過了好幾回,再加上母親的無力,被排除在照護的名列,所以現在就剩下我們三個兄弟輪流照護。當然,照護父親本來就是我們該做的事,也沒有怨言,只是偶爾會有力不從心的感覺。

閱讀全部…》

第 120 頁,共 124 頁首頁...2040...118119120121122...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