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28
小兒子與我的新冠負壓病房隔離日記(2)-新冠隔離病房的日常

成大醫院的隔離病床為雙人病房,既然已經知道要被關禁閉了,進房後當然得先跟隔壁病床打招呼!拜個碼頭!先打好關係,因為往後得朝夕相處好幾天呢!

知道對方也是新冠隔離的病人及看護,聽說是南部某個長照中心因為集體感染,所以把有感染的長者全部都送到各大醫院來隔離,也就是說同病房的病人都是新冠感染者,難怪當初在急診時護理師一直問我之前有無感染過新冠,這陪病的住進隔離病房來幾乎就是半強迫中獎啊!因為整個吃喝拉撒睡全都在這小小的隔離病房中,也就是時刻與新冠病毒共存,也不知道當初為何是這樣的規定,還要求一定得要有一位陪伴者,否則就得請看護,大概是覺得住進隔離病房的病人不是重症,就是有其他併發症,大多無法自己照顧自己,也不想細究了,還好我當時剛打完第4劑疫苗,之前也一直沒有感染過,或已經感染過沒有症狀,睡了5天的隔離病房後快篩居然還是陰。

小兒子的病情並沒有因為住進隔離病房而有起色,感覺上大部分的主治醫師都不太願意踏進隔離病房,所以我們在隔離病房中基本上只見到三類醫院的人員,他們全都是全副武裝,穿隔離衣,最常見到的就是護理師了,她們也是最辛苦的一群,三班制,每一班交接前後固定會來量體溫、血壓、心跳、血氧,所以病人基本上睡得也不安穩,因為快睡著的時候就會被叫起來量一次身體指數,量測的時候還得回答自己叫什麼名字,你說這怎麼睡,就算是陪病的也難睡,第二個最常見到的是打掃的阿姨,每天都固定會來打掃收垃圾,第三個偶爾可以見到的是住院醫師,當護理師發現病人有狀況時,就會呼叫住院醫師,而住院醫師就是醫院中最菜的醫師,做緊急處理,有問題時再往上呼叫主治醫師,而我們碰到主治醫師則是用電話問診過一次,說明小兒子目前腎臟的狀況以及後續可能的處理步驟。

之所以說小兒子的病情沒有因為住進隔離病房而有起色,是指腎臟指數【eGFR(腎絲球過濾率)】一直掉,最終eGFR曾一度掉到連5%都不到,已經到了需要洗腎的地步,然後開始對病人做身家調查,問家人有無腎臟問題,或其他遺傳疾病,不過我跟老婆家都沒有人有腎臟病的,又要求我們要自己去調小兒子的所有體檢報告,想看看之前的體檢有無腎臟問題,就連兵役的體檢也希望我們可以調來看,最後被區公所的兵役課打槍,也不知道為何兵役與健保就是要分得這麼清楚,一個政府多種制度,互不通聯。


系列文章:

延伸閱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