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月06
小兒子與我的新冠負壓病房隔離日記(3)-醫師及護理人員也是人

成大醫院在查完小兒子發病前在其它醫療院所作的體檢報告後,並沒有發現指數有任何腎臟問題,而我跟老婆的家族遺傳上也查不到有腎臟的家族史,於是就開始朝著病毒急性感染的方向追查,甚至懷疑是否為罕見的非典型性尿毒血症候群的血液疾病,因為驗血報告中還發現伴隨有溶血的症狀。

總之,就是每天大量抽血做化驗,講到抽血,真的是折磨,因為我們家的血管都是比較沉的那種體型,也就是說血管不太好找,有些護理師經驗不足,往往需要扎好幾針才能扎到血管,工作熊還發現她們在第一次扎針後發現沒扎到血管時,都會稍稍把針頭退出來一點,然後再把針頭偏向旁邊的地方重新嘗試,三次沒中後才會換針頭,這樣扎針的結果就是病人大片瘀青。個人沒有要苛責醫護人員的意思,但至少要將心比心,這樣的扎針方式用在自己身上真受得了?而且還是每天都得扎針的清況。

工作熊知道經驗都是累積來的,但病人也不應該是實驗鼠,住院期間,工作熊見過有個大夜的護理師急著下班,沒有耐心拍打手臂等血管浮現,於是匆匆忙忙的扎針,一次沒中後又急匆匆的重扎,最後換到第三支針頭依然沒中,我只好出聲,希望她找有經驗的學姊來幫忙抽血,最後學姊來了之後,雖然也說她沒把握,但人家有耐心,等了一小段時間,血管還是沒浮現,用手摸血管確認,一針就中。

我只能說護理師也是人,有些人天生手巧聰慧,有些人就是大剌剌,其實醫生也一樣是人,工作熊曾經在另一個部落中發表過一篇【工程師們,其實你們也是個醫生,只是醫治的對象不同而已 | 電子製造,工作狂人(ResearchMFG)】。所以,當你對醫生的判斷有疑慮時,不妨找其他醫院再檢查一次,雙重確認,之後工作熊只要再碰到那個大剌剌的護理師,都會特別留意,扎了兩針沒中後,就會要求她停止,雖然這會給她壓力,但不出聲痛苦的就是我們。


系列文章:

延伸閱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