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11
小兒子與我的新冠負壓病房隔離日記(6)-原來爸爸是西方惡魔

小兒子住在新冠隔離病房時,由於eGFR腎臟指數持續下降偏低,身體也伴隨有肺部積水的問題。據小兒子自己描述,就是感覺極不舒服、食慾不好、想吐,嚴重時還會有頭痛、呼吸不順,甚至感覺有吸不太到氧氣的現象,因此後來需要戴氧氣鼻導管,嚴重時則需要戴氧氣面罩。此外,晚上他也睡不好覺、淺眠,容易做惡夢,夢到掉入深淵以及有被壓住的感覺,他還曾經夢到爸爸突然變成了西方的惡魔,原來爸爸給他的心理陰影面積可真大!只是追問細節時,居然說忘了!

在醫院隔離及住院期間,因為我們父子兩人朝夕相處,所以工作熊有機會可以跟小兒子聊一些平常不太會聊到的話題。期間我們有聊到關於他從小到大的一些生活點滴,原來他在高中時因為看不慣幾個同班同學欺負一位女生而在網路上幫忙發聲,後來這群同學發現而遭到他們的冷言冷語及排擠,之後居然還噓寒問暖,讓他一度失去對別人的信任,無法了解人心的真偽,也讓他的高中生活一直活在這樣猜疑的日子當中。

在大學二年級搬出校外居住期間,由於環境比較自由,舍友有參加社團又經常帶一些同學回宿舍過夜並討論事情,可能是討論的聲音較大或過於喧嘩且討論到很晚,所以小兒子隔天有向對方反應,雖然有改善,但偶而還是會發生,再加上大二的功課重、壓力大,讓他一度想不開跑到淡水河。

老實說,身為父親在聽了小兒子的這些痛苦經歷後直覺難過,還好他最後有走出來,雖然有試著開導,希望親情的羈絆可以讓他有所牽掛,除此之外我們似乎也幫不太上什麼忙,這似乎是心結,有嘗試問他是否可以陪他去看心理諮商,也被拒絕。由於小兒子的個性從小就較為內向、不善交際,對一些他認定是對的事情還蠻固執的,算是個蠻循規蹈矩的人,而且還極重視個人的隱私,所以他平常是不太願意跟我們聊這些關於他自己的事情,總之小孩總覺爸媽囉嗦吧!多關心兩句就被無視加白眼。

幸好小兒子還是有幾個可以聊得來的同學及朋友,住院的期間也有來探過病,看他與這些朋友聊天時的興高采烈,與面對父母時的嘴臉對比,說不傷心是假的,但也著實讓人開心,因為他還有著開朗的一面,只是不願意在父母的面前表現。


系列文章:

延伸閱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