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03
外婆一路好走

外婆最後是器官衰竭走的,算是壽終正寢吧!不過拖了幾個月,最後還是敵不過自然的法則,在颱風天走了,雖然我知道這對她來說也許是一種解脫,但她的走還是讓我感覺到有種說不出的失落。

小時候父母親都忙,不是忙著農事,就是忙著家計,四處奔波,所以放寒、暑假時我總會被送到外婆家,一待就是整個暑假。

小時候不懂事,也著實在外婆家惹了不少麻煩,記得有一次不知怎麼搞的,掉到了鄰居加養豬的糞池中,也不知道為何以前的糞池會像個小池塘一樣,總之當時自己個兒小小的,印象中糞池比我一個人的高度還深了許多,當時我整個人都浸在糞池裡面,然後像隻青蛙般地在糞池裡奮力的往上划出水面,還好當時旁邊還有別人在,趕忙把我一把拉起,事後想想,自己真夠命大的,沒有被淹死,善後的處裡當然是外婆出面,又是洗澡、又是換衣服的,不過後面的我就沒什麼印象了。

另外還有一次,玩球的時候打破了鄰居的水缸;另一次則是騎腳踏車,也是撞破了人家的水缸,以前的人好像都喜歡把水缸擺在門口,也許是可以盛雨水拿來洗衣服吧,也是不太記得了。這些都是自己長大後聽長輩們提起,自己只依稀有些模糊的印象,當然善後的工作也是奶奶處理的。

奶奶以前家裡的牆壁是用土磚疊起來的,我還記得很清楚,自己最喜歡在這些土磚上抓『土蜂』了,這種蜂喜歡在土磚牆上挖洞築巢,我都會守株待兔地等在一旁,看到牠進洞裡後,用塑膠袋套住洞口,再來只要耐心等牠飛出來就可以成擒。

有一年的暑假,我照例的在外婆家抓『土蜂』時,突然有人來通知我說老爸來載我回家,縱使心中有萬般的不願意離開抓了一半的『土蜂』,但父命難違。回家後,就看到家裡的大廳上擺有一張床,旁邊圍著很多人,個個臉色沉重,曾祖父就躺在上面,穿戴整齊,面色慈祥,旁邊還有一付棺木,家人要我過去摸摸他的身體,我有點怯怯的照做,後來才聽說這好像是個習俗,說可以檢福份,我也不是很懂。這是工作熊生平第一次見到親人的辭世

後來年紀漸長,不是負笈他鄉求學,就是離家工作,父母親也不太希望因此影響我們的學業或事業,所以每每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總是把事情辦好了才叫我回家奔喪,親人的消逝是也好像只是個儀式,完事後又回到自己的軌道過著自己的生活。

今次奶奶的走應該也會類似,但我總覺得我應該做點什麼,也希望奶奶好走…


延伸閱讀:
我也不想用苟活的方式延續生命
送外婆最後一程
原來我還是有眼淚的,憶父親

留言注意事項:
1.首次留言須通過審核後留言才會出現在版面,請大家不要重覆留言。
2.留言時請在相關主題的文章下留言,與主題無關的留言將會被視為垃圾留言,請善加利用搜尋框尋找相關文章,找不到主題時請在「水平選單」的「留言板」留言。
3. 本部落格支援Gravatar通用個人頭像
4. 歡迎您訂閱本部落格的最新文章,當有新文章時會主動以電子郵件通知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