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6 頁,共 129 頁首頁...2040...124125126127128...尾頁

九月14
拍張全家福照片

拍張全家福照片

今天把家裡面的成員統統叫了回來,這些年來算是難得的小聚會,我也特地去買了相機用的三腳架,拍了幾張全家福的照片,老爸也非常配合我們,就是表情太嚴肅了點,還好有小小孩在,氣氛也就熱絡了點,不時有歡笑。

從小我就不太習慣與老爸講話,面對現在的狀況,我除了叮嚀他要小心維護自己免於感冒或是細菌感染之外,我也不知道該多跟他說些什麼。

閱讀全部…》

九月12
還剩多少時間?

sickbed01總是自私的以為我們還有很多的時間可以相處、可以談談心,所以我並不是那麼特意的珍惜與你想處的時間,直到突然接到通知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時間不多了,怎麼會如此突然?一時之間我亂了方寸,不知該如何是好?接到通知後,我收拾行囊,提早下班,只為了見你知道你現在是否正在忍受著痛苦。

在回家的路上眼淚不爭氣的在眼眶裡打轉,但我終究還是沒讓它掉下來,我知道哭並不能解決問題,我也一再地告訴自己要去面對問題、處理問題,但是千頭萬緒,不願再往更壞的方向想。

閱讀全部…》

八月18
送外婆最後一程

送外婆最後一程 外婆以八十八歲走完一生,可算是高齡,所以『訃文』印成了紅色,(※『訃文』的顏色,一般會以70歲為分界,民間習俗70歲以下會用「白色」,70~80歲會用「粉紅色」,80歲以上就可以用「大紅色」),連「輓聯」的顏色及花籃上的卡片顏色也都是紅色的,像是在辦喜事,習俗希望家屬不要太哀戚,免得往生者捨不得走,但偶爾還是聽得到哭聲。

說實在的,現代社會讓家族散居,所以每一次的婚喪喜慶就成了家族聚會的機會,這次也不例外,很多鮮少見面的人,大多可以在這個時候見到面。我有個表妹,因為某些原因與家人不合,平常也幾乎與家人斷了音訊,印象中已經有好幾年不曾見過她了,連她結婚時都不要家人知道並參與,要不是這次外婆的過世,我想我們也不太可能見到她。

閱讀全部…》

八月07
外婆一路好走

外婆最後是器官衰竭走的,算是壽終正寢吧!不過拖了幾個月,最後還是敵不過自然的法則,在颱風天走了,雖然我知道這對她來說也許是一種解脫,但她的走還是讓我感覺到有種說不出的失落。

小時候父母親都忙,不是忙著農事,就是忙著家計,四處奔波,所以放寒、暑假時我總會被送到外婆家,一待就是整個暑假。

小時候不懂事,也著實在外婆家惹了不少麻煩,記得有一次不知怎麼搞的,掉到了鄰居加養豬的糞池中,也不知道為何以前的糞池會像個小池塘一樣,總之當時自己個兒小小的,印象中糞池比我一個人的高度還深了許多,當時我整個人都浸在糞池裡面,然後像隻青蛙般地在糞池裡奮力的往上划出水面,還好當時旁邊還有別人在,趕忙把我一把拉起,事後想想,自己真夠命大的,沒有被淹死,善後的處裡當然是外婆出面,又是洗澡、又是換衣服的,不過後面的我就沒什麼印象了。

閱讀全部…》

八月02
我也不想用苟活的方式延續生命

sickbed01 奶奶年紀八十八了,年初時還活蹦亂跳的,可是這一個多月來,真的是越來越不行了,掛過幾次急診,住過加護病房,現在雖然已經轉往普通病房,但是鼻孔插著餵食管,頭上帶著氧氣罩,手上吊著點滴,身上連著一些生命跡象的訊號線,日漸消瘦的身軀,只剩下皮包骨,大部分時間都幾乎沒有意識,生命就只靠儀器來維持。

剛開始去看她時,眼睛還睜得開,但已經沒有力氣說話,看著我們這些孫子及曾孫還會擠出笑容,後來再去看她時,不是在睡覺,就是半閉著眼睛,我知道她還有意識,因為試著叫她、與她說說話時,有時手腳會有反應,我有注意到她的眼角泛著淚光。

閱讀全部…》

七月20
認識「妊娠毒血」:陪老婆在鬼門關前走一遭

procreation01 對於生小孩,工作熊唯一做對的一件事就是選了一間「教學醫院」,教學醫院除了有「婦產科」之外,還有「小兒科」,當初就是覺得,除了產婦必須要受到良好的照顧外,剛出生的小孩也要受到照顧,雖然現在的產前檢查發達了,但是在小孩呱呱墜地前還是有很多的未知數,萬一生產過程有任何的意外,無論產婦或是小孩都可以有專職的醫生照顧是工作熊選擇教學醫院的主要原因。

老婆在懷第一胎的時候我們就知道她有高血壓,產檢時醫生也有提醒,說會有妊娠毒血症水腫的可能性,說實在的,當時年輕,也只是懵懵懂懂的知道會有這些症狀,根本就不知道這些症狀會有什麼後果以及嚴重性。

一開始產檢也都非常的順利,直到懷孕第二十週左右老婆開始有了水腫的情形,小孩的體重開始跟不上健保手冊上的平均值,當時也不以為意,因為還是有正常的生活步調在進行,無暇多慮,懷孕大約三十二週的時候,有次老婆自己一個人去產檢,醫生當場宣佈告知她需要住院觀察,理由是「妊娠毒血症」已經影響到胎兒的生長,因為胎兒的生長明顯不足。

閱讀全部…》

第 126 頁,共 129 頁首頁...2040...124125126127128...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