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26
工作熊的回憶錄:成功嶺上的「震撼教育」

Soldier04 成功嶺上的「震撼教育」是很多過來人津津樂道的話題,工作熊記得電影上也有拍過類似的影片,但實際經歷後,感覺上沒有什麼太特別,甚至覺得有些做做,只是在還沒真正經歷前倒是擔心的要死,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掛點,因為教育班長跟我們描述得好像很危險一樣。

記得當初在「震撼教育」前的等待時間,其實可以直接聽到前面的砲聲隆隆,機關槍答答答的響個不停,心裡還真有點給它忐忑,就聽到班長特別一直耳提面命的交待:「身子要盡量放低,跟著前面的人,一直往前爬就對了」。等看到前面的人依序趴下並爬進鐵絲網下,說實在的,這鐵絲網還蠻高的,就算用狗爬式也不會鉤到屁股,工作熊也跟著前面的人動作而動作,爬著爬著還塞車,鋼盔頂著前面的靴子;砲聲響起,但似乎又在離我們很遙遠的地方,機關槍的子彈咻咻地從頭上飛過,感覺上也好像很與我們無關。

閱讀全部…》

十二月25
工作熊的回憶錄:當兵洗澡的糗事

wash01在「成功嶺」受訓,有一件最讓人尷槓的事,就是洗澡。在還沒當兵以前,洗澡時總是擔心被人家看見,但在成功嶺洗澡就是洗給大家看,因為這裡只有開放式的「大澡堂」,擺明了就是要大家來比大小,後來才知道,所有的新兵訓練中心應該都是類似這樣的澡堂,現在的新兵訓練中心如何就不知道了。

對工作熊來說,來成功嶺第一天洗澡的時候,實在很難為情,因為從沒在眾人面前脫光衣服過,雖然全部都是男生,但教育班長在後面催促得緊,不得已,只好跟著大家一起脫了,當時有一股衝動想拿起洗臉盤遮住重要部位,但後來就放棄了,因為大家都沒遮,工作熊偷偷地瞄了一下隔壁的,乖乖!怎麼每個人的長相都不一樣,就像人的身材,高、矮、胖、廋,樣樣都有,真是大開眼界。習慣了之後,後來在大學宿舍看到學長們只著一條內褲跑來跑去,直接從寢室走到浴室洗澡,就覺得沒那麼不得了了。

閱讀全部…》

十二月24
工作熊的回憶錄:寫信是軍中生活唯一的樂趣

writing03工作熊在高中畢業以前幾乎是不太寫信的,當時也沒有網路以及電子郵件,印象中唯一寫過的信就是幫爺爺回家書給正在讀大學的小叔,告訴他說爺爺身體很好,生活費會幫他寄過去,可是工作熊在成功嶺的時候卻寫信寫得很勤,原因無他,因為寫信是這裡唯一的樂趣,而且當你每每看到有人在軍中收到來信時的那種喜悅,會感染到你也想收到更多的來信,或者說渴望可以經由信件得到一份心靈的慰藉,當然,如果是女朋友的來信就更棒了,可惜當時高中剛畢業一年的工作熊是不太可能有女朋友的,還好當時高中讀的是男女合班,所以至少還有女同學可以寫信,即使是別人的女朋友也沒關係,只要有來信就好囉!

閱讀全部…》

十二月23
工作熊的回憶錄:無聊的「單兵徒手基本教練」

Soldier04想當初工作熊在成功嶺的前幾天幾乎都是在操練「單兵徒手基本教練」,從立正、稍息、坐下、蹲下、向左轉、向右轉、向後轉、齊步走、左轉彎走、右轉彎走,轉得我們暈頭轉向的,而且又非常乏味。這些我們從出生後自然學會的動作,教育班長們卻把我們當成小孩重新教育過一次。

幾乎每天晚上都在教唱軍歌,行進間的唱歌答數更是必要的課程,老實說,上成功嶺的第一個星期如果沒有讓新兵把聲音喊到沙啞,那些教育班長可能會覺得有虧職守吧,所以他們總是無所不用其極的要我們把答數及唱歌聲喊到最大聲,還不管你的嗓子是否沙啞疼痛,就是要你喊出聲音,有時候還會突然從你的身旁冒出來,指著你說聲音不夠大聲,不小心的還會被教育班長揪出來狠狠的修理一頓,叫你左去右回的來回跑。總之,我們這些菜鳥就這樣從有聲音喊到沒聲音,再從沒聲音喊到有聲音,而嗓音也越來越低沉。

閱讀全部…》

十二月22
工作熊的回憶錄:板凳只坐三分之一

Soldier03在成功嶺報到且理好了頭髮後,大家又被集合起來,這次帶我們到軍營的寢室,走在軍營的馬路上,大家的動作雖然還沒能整齊劃一,但至少大家的頭髮倒是挺統一的,一樣的光頭,到了寢室分配好床位後,大家就開始熱絡了起來,先彼此問了上下鋪的同袍叫什麼名字?什麼學校的?


突然,班長的哨音響了起來,

『注意,一分鐘之後連集合場集合!稍息後開始動作!稍息!』

就見大家手忙腳亂,乒乒乓乓的一陣響,大家死命的往外面衝,教育班長在後面像趕鴨子般的亦步亦驅並出言恐嚇:

「遲到的就倒大楣了!」,

閱讀全部…》

十二月21
工作熊的回憶錄:到成功嶺報到的第一天

Soldier02 回想工作熊上「成功嶺」受訓的情節,當年應該是父親騎著摩托車載著工作熊到火車站搭火車的,當時年少,懵懵懂懂,也不知有沒有跟父親話別,當時很自然地認為上「成功嶺」是讀大學的必定要經過的歷練,所以也沒有什麼太多的猶豫,就像是順著河水的漂流木,只能往前

記得當時火車聽靠在「烏日」站,大家依序下車,然後坐台中市公車上「成功嶺」,當天早上在火車站前有專人點名並發給我們車票,然後大家就魚貫的上到月台等火車,看著火車緩緩進站,跟著大家上車,這是一輛開往「成功嶺」的專車,所以車上全都是要前往成功嶺的學生,火車幾乎每站都停,也陸續的有人上車,也許是緊張又也許是大家都彼此不認識,一路上大家都默默地望著窗外,或是漫無目標的東張西望,那是一段慢長的等待旅程,當到達目的地下車時,車廂裡都已經坐滿了人,當時「烏日」站有一座人行天橋,下車後就見天橋上下及兩端都擠滿了人,蔚為壯觀,現在要再看到這種景象應該已經很難了。

閱讀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