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29
《父親的癌末日記》癌末父親因嘔吐而無法進食

父親罹癌住進醫院後,一開始由於疼痛及不適,所以幾乎吃不下任何東西,就算吃也只吃一點點,一開始我們餵他吃點白粥但嫌沒味道,後來煮了鹹菜粥,但也只是吃一點點,餅乾、麵包偶爾也吃一點,但後來就越來越吃不下了,焦急之餘我們聽醫生的建議買了罐裝的「管灌安素」,用喝的給父親補充營養,父親一開始還可以喝2/3罐,而且也比較有體力,可是後來隨著嘔吐的增加,就越來越少了,後來我們也把液體「安素」換成奶粉沖泡式的「安素」。

老實說我的內心非常兩難,打了嗎啡可以止痛,可是又會引起嘔吐,讓父親根本無法進食;不打嗎啡則是疼痛不已,左翻右躺都不是,完全無法入眠。醫生群也已經照會疼痛科來會診了,希望可以有更有效的藥物可以讓父更舒服一點。

閱讀全部…》

九月28
《父親的癌末日記》父親病情會診精神科醫生

今天醫院會診精神科的醫生來幫父親問診,其實早就該會同精神科了,雖說父親住進醫院前就已經知道自己是癌症末期,而且已經交待「放棄急救」,但我知道他的心裡還是無法完全接受這個事實,因為他一直唸著希望可以早一點解脫,免受更多的痛苦。

醫生問診後告訴我們,就如同我們所知道的,父親雖然表面上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但心理面還是不太能夠接受,所以只能算是消極的接受,醫生說如果是真正接受這個事實的人,應該可以更坦然地面對人生的盡頭,也會希望在還有限的生命裡可以多作點什麼事。

閱讀全部…》

九月27
《父親的癌末日記》嗎啡讓父親漸漸習慣了醫院的日子

也不知道是無奈,還是不得不,又或是疼痛控制漸漸得宜,因為醫院已經開始對父親投以嗎啡的注射及貼片,父親似乎漸漸地習慣待在醫院的日子了,雖然還是有氣無力的,但已經不再一直抱怨了。

嗎啡具有非常好的止痛效果,其優點是病人還是會有疼痛的感覺,但已經不會讓病人感到不舒服,另外也有幫助誘導睡眠的效果,增進睡眠品質,父親剛來到醫院的時候,我幾乎未曾見到父親真正入眠過,自從投以嗎啡後,這兩天我終於稍稍有見到他睡著的跡象,否則我已經打算要求醫生開立安眠藥給父親了,睡不著覺是很痛苦的事。

閱讀全部…》

九月26
《父親的癌末日記》開始請看護照護父親

Hosptial02這好像是全台灣的公定價,全天的本國看護一天收費NT2000,半天(12小時)的看護收NT1100。這個費用對一般的家庭來說真的是個不小的負擔,如果沒有住院保險給付及積蓄,真的很難撐過這一關,不過聽說一般的看護似乎都不太願意接半天的班只照顧晚上,所以只輪晚班的素質可能也比較差一點,不過也是 case by case就是了,我是說可能。

父親住進醫院已過了一個星期,大家也輪流照顧過了好幾回,再加上母親的無力,被排除在照護的名列,所以現在就剩下我們三個兄弟輪流照護。當然,照護父親本來就是我們該做的事,也沒有怨言,只是偶爾會有力不從心的感覺。

閱讀全部…》

九月25
《父親的癌末日記》父親同意肝臟切片做病理報告

父親同意肝臟切片做病理報告雖然醫生早就宣判了父親的病症已經是胰臟癌第四期,但父親還是同意了醫院做肝臟切片,父親之所以同意忍受更多的痛苦是因為保險補助必須有這一份病理報告,要不然以他當時的痛苦指數及狀態,工作熊相信父親非常不願意做這種手術,因為術後還要躺著不能動六個小時。

站在我們這些做兒子的立場,切片報告可以告訴我們是否真的是惡性腫瘤,我們還是抱著小小的一份希望,也許還會有奇蹟出現,站在醫院的立場,切片可以幫助他們瞭解病情,方便投藥。

醫院原本說報告要到這個星期五才會出來,可是在我們的拜託之下,父親的肝臟切片病理報告趕在今天(四)出來了,沒有出乎意料的,腫瘤證實為惡性,醫生也已經開立了切片報告及診斷證明書給我們,讓我們可以向保險公司申請補助,往好的一方面想是父親不需要再做第二次的切片,可以少點皮肉之苦。

閱讀全部…》

九月24
《父親的癌末日記》父親的罹癌打亂母親的願望

angel01在得知父親罹患癌後,最心有不甘願的除了父親自己外,另一個就是母親了,母親才在一個月前痛失媽媽(我的外婆),現在又必須再度面對至親的不治之症,悲傷之情可以想像,我們能做的就是盡量讓她遠離原來的環境,請求至親好友多跟她說說話,不要讓她一直浸淫在這樣的悲痛氛圍當中。

算算母親跟了父親結縭也超過了四十個年頭,從工作熊小時候就記得父親的脾氣不好,常常會發脾氣,關心人的話也總是埋在心裡,但對於外人則是另一種態度,身為媳婦,嫁到一個大家庭,母親年輕時著實受了不少委屈,不過父親除了脾氣不好、不體貼之外,其他倒也沒什麼壞習慣,也不抽煙、也不喝酒…

閱讀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