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月06
《父親的癌末日記》父親總是處處為我們設想

父親其實非常照顧我們,但他都沒有說出口只用行動來表達。自從他得知自己罹癌後,他就盡他的最大能力,希望可以讓我們減少麻煩,所以當他知道癌症保險需要切片的病理報告才能請款時,他就忍受疼痛讓醫院做切片,然後就拒絕其他的檢查,雖然後來還是照一些X光片,但都是騙他這是為了保險追蹤用的才肯;選擇在中秋節當天離開醫院,並在二十四小時內往生,也給了我們極大的方便,否則中秋節的星期六、日還真難請到當地衛生所的醫生來幫忙開立死亡證明,沒有死亡證明就不能入殮。

父親在中秋節後的凌晨三點嚥下最後一口氣後,我們馬上通知葬儀社的人過來,幫父親淨身、穿壽衣,並在當天的中午一點一刻入殮。因為父親的嘴巴微開,所以還用銀紙頂住父親的下巴,依照台灣人的習俗,往生者應在二十四小時內入殮,由於當天是星期日,所以我們商請原來的醫院幫忙開立「死亡證明」 (※一般的醫院或醫生大多不願意為離開醫院才過世的病人開立死亡證明,因為未親眼見到且有責任問題),這是當初我們要從醫院離開時跟醫院達成的協議,但醫院只同意在病人離開醫院及救護車人員拿掉氧氣罩後的二十四小時內死亡時才願意開立證明。

閱讀全部…》

10 月05
《父親的癌末日記》另類中秋節-父親選擇中秋出院,過完中秋後走人

moon_festival02父親最終選擇在中秋節的當天出院,並且在過完中秋後的凌晨離開人世,當時窗外正飄著細雨,中秋夜就在風聲、雨聲與我們呼喊父親的交織聲中度過,我想這個中秋工作熊將終生難忘。

說也奇怪,這場雨就只下在父親嚥下最後一口氣的那陣子而已,就好像在代替我們哭泣一般,此時天空還隱約看得到月亮。

父親走的時候還算安祥,但是對我們這些家屬而言,這是一個難熬的中秋,父親在中秋節的傍晚因心跳加速、血壓下降、含氧溶度下降,醫生檢查後宣佈病危,我們依照傳統習俗在父親還有一口氣時把父親送回家,上了救護車後我一路提醒父親現在走到了哪裡,目的是希望他可以撐到家裡,可是到家隨行的護理人員拿掉氧氣罩後,他的狀況反而轉好。

閱讀全部…》

10 月01
《父親的癌末日記》如果生命已到了盡頭,你選擇如何面對?

Buddha03自從知道父親罹癌後,最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如果生命已到了盡頭,會選擇如何面對?」,多年前看著爺爺去世,一個月前才又歷經了外婆的往生,如今又面臨了父親的絕症,親眼目睹他們痛苦的面對人生盡頭,內心不免感慨;想想我們在出生與死亡的時候,好像都是在哭聲與笑聲中度過的,其間的差別只在「出生的時候自己哭別人笑;離去的時候自己笑別人哭」,後面這一句是我希望自己可以作到的。

真的,如果要做到上面講的那句話,那就要做好隨時可以離去的準備,也許這樣就不會在臨走前有這麼多的遺憾。所以想想看自己還有什麼牽掛的事,是不是可以現在就做好交待;如果有什麼一定要做的事,就趁現在趕快去完成,不要到了人生的盡頭徒留遺憾。

閱讀全部…》

9 月29
《父親的癌末日記》父親的右髖骨處出現潰瘍

父親臥病之後,由於是第一次住院及自身的習慣,所以堅持在醫院內要穿內衣褲,我們也順他的意,因為父親吃不下,所以身子日漸單薄,雖不至於瘦到皮包骨,但170幾公分的身子只剩下48~49公斤,還是瘦了一大圈;隨著身子的消瘦,再加上他總是右側躺(因為較舒服),還有移動身體及上下床鋪的摩擦,所以這兩天在屁股的右髖骨處出現了破皮,還漸漸地發生潰瘍滲水的現象。

這個髖骨處是屁股肉最少的地方,也是骨頭最突出的地方,在多次的摩擦之後,很容易出現破皮,一開始我們以為是褥瘡,所以使用「人工皮」幫他貼在傷口的地方,可是隔天再看連「人工皮」都整個被移位,還有些翻起來了;檢討之後,我們認為是他的四角內褲及床上移動身體所造成的,所以我們採取了以下步驟,希望可以幫他減輕這額外的疼痛:

閱讀全部…》

9 月29
《父親的癌末日記》癌末父親因嘔吐而無法進食

父親罹癌住進醫院後,一開始由於疼痛及不適,所以幾乎吃不下任何東西,就算吃也只吃一點點,一開始我們餵他吃點白粥但嫌沒味道,後來煮了鹹菜粥,但也只是吃一點點,餅乾、麵包偶爾也吃一點,但後來就越來越吃不下了,焦急之餘我們聽醫生的建議買了罐裝的「管灌安素」,用喝的給父親補充營養,父親一開始還可以喝2/3罐,而且也比較有體力,可是後來隨著嘔吐的增加,就越來越少了,後來我們也把液體「安素」換成奶粉沖泡式的「安素」。

老實說我的內心非常兩難,打了嗎啡可以止痛,可是又會引起嘔吐,讓父親根本無法進食;不打嗎啡則是疼痛不已,左翻右躺都不是,完全無法入眠。醫生群也已經照會疼痛科來會診了,希望可以有更有效的藥物可以讓父更舒服一點。

閱讀全部…》

9 月28
《父親的癌末日記》父親病情會診精神科醫生

今天醫院會診精神科的醫生來幫父親問診,其實早就該會同精神科了,雖說父親住進醫院前就已經知道自己是癌症末期,而且已經交待「放棄急救」,但我知道他的心裡還是無法完全接受這個事實,因為他一直唸著希望可以早一點解脫,免受更多的痛苦。

醫生問診後告訴我們,就如同我們所知道的,父親雖然表面上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但心理面還是不太能夠接受,所以只能算是消極的接受,醫生說如果是真正接受這個事實的人,應該可以更坦然地面對人生的盡頭,也會希望在還有限的生命裡可以多作點什麼事。

閱讀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