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17
《父親的癌末日記》心痛的感覺又回來了

心痛的感覺老實說,上個禮拜五(09/11)獲知父親的病情後,心情真的是錯綜複雜,百感交集,一來工作熊知道生、老、病、痛是人生必經的過程,我也一再告訴自己必須坦然面對事實並加以處理,但另一方面內心又懊悔,為何沒能早點察覺父親身體的不適,及早帶父親去就醫,讓病情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在還沒真正澄清父親的病情前,我不太願意告訴同事及朋友,深怕自己一下子會整個崩潰,所以這禮拜的日子過得相當漫長,常常會有一種心痛的感覺,同事說我一直在嘆氣,呼吸間似乎有點喘不過氣來感覺,還常常發呆,我也只能強作振作,希望能用忙碌的工作來沖淡這種感覺。

閱讀全部…》

9 月14
《父親的癌末日記》拍張全家福照片

拍張全家福照片

今天把家裡面的成員統統叫了回來,這些年來算是難得的小聚會,我也特地去買了相機用的三腳架,拍了幾張全家福的照片,老爸也非常配合我們,就是表情太嚴肅了點,還好有小小孩在,氣氛也就熱絡了點,不時有歡笑。

從小我就不太習慣與老爸講話,面對現在的狀況,我除了叮嚀他要小心維護自己免於感冒或是細菌感染之外,我也不知道該多跟他說些什麼。

閱讀全部…》

9 月12
《父親的癌末日記》還剩多少時間?

sickbed01總是自私的以為我們還有很多的時間可以相處、可以談談心,所以我並不是那麼特意的珍惜與你想處的時間,直到突然接到通知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時間不多了,怎麼會如此突然?一時之間我亂了方寸,不知該如何是好?接到通知後,我收拾行囊,提早下班,只為了見你知道你現在是否正在忍受著痛苦。

在回家的路上眼淚不爭氣的在眼眶裡打轉,但我終究還是沒讓它掉下來,我知道哭並不能解決問題,我也一再地告訴自己要去面對問題、處理問題,但是千頭萬緒,不願再往更壞的方向想。

閱讀全部…》

8 月18
送外婆最後一程

送外婆最後一程 外婆以八十八歲走完一生,可算是高齡,所以『訃文』印成了紅色,(※『訃文』的顏色,一般會以70歲為分界,民間習俗70歲以下會用「白色」,70~80歲會用「粉紅色」,80歲以上就可以用「大紅色」),連「輓聯」的顏色及花籃上的卡片顏色也都是紅色的,像是在辦喜事,習俗希望家屬不要太哀戚,免得往生者捨不得走,但偶爾還是聽得到哭聲。

說實在的,現代社會讓家族散居,所以每一次的婚喪喜慶就成了家族聚會的機會,這次也不例外,很多鮮少見面的人,大多可以在這個時候見到面。我有個表妹,因為某些原因與家人不合,平常也幾乎與家人斷了音訊,印象中已經有好幾年不曾見過她了,連她結婚時都不要家人知道並參與,要不是這次外婆的過世,我想我們也不太可能見到她。

閱讀全部…》

8 月07
外婆一路好走

外婆最後是器官衰竭走的,算是壽終正寢吧!不過拖了幾個月,最後還是敵不過自然的法則,在颱風天走了,雖然我知道這對她來說也許是一種解脫,但她的走還是讓我感覺到有種說不出的失落。

小時候父母親都忙,不是忙著農事,就是忙著家計,四處奔波,所以放寒、暑假時我總會被送到外婆家,一待就是整個暑假。

小時候不懂事,也著實在外婆家惹了不少麻煩,記得有一次不知怎麼搞的,掉到了鄰居加養豬的糞池中,也不知道為何以前的糞池會像個小池塘一樣,總之當時自己個兒小小的,印象中糞池比我一個人的高度還深了許多,當時我整個人都浸在糞池裡面,然後像隻青蛙般地在糞池裡奮力的往上划出水面,還好當時旁邊還有別人在,趕忙把我一把拉起,事後想想,自己真夠命大的,沒有被淹死,善後的處裡當然是外婆出面,又是洗澡、又是換衣服的,不過後面的我就沒什麼印象了。

閱讀全部…》

8 月02
《父親的癌末日記》我也不想用苟活的方式延續生命

sickbed01 奶奶年紀八十八了,年初時還活蹦亂跳的,可是這一個多月來,真的是越來越不行了,掛過幾次急診,住過加護病房,現在雖然已經轉往普通病房,但是鼻孔插著餵食管,頭上帶著氧氣罩,手上吊著點滴,身上連著一些生命跡象的訊號線,日漸消瘦的身軀,只剩下皮包骨,大部分時間都幾乎沒有意識,生命就只靠儀器來維持。

剛開始去看她時,眼睛還睜得開,但已經沒有力氣說話,看著我們這些孫子及曾孫還會擠出笑容,後來再去看她時,不是在睡覺,就是半閉著眼睛,我知道她還有意識,因為試著叫她、與她說說話時,有時手腳會有反應,我有注意到她的眼角泛著淚光。

閱讀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