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月29
工作熊的回憶錄:熱戀中的男女是否也該有所保留

工作熊清楚的記得在她給我的分手信中提到:「她並不後悔跟我交往,她也一直覺得我是個不錯的男孩,但卻覺得跟著我的步伐很累」,也許真的是自己忽略了,把感情經營得像在經營社團一樣,或許我真只想到自己;她的信裡面還提到:「她一直相信我和乾妹妹之間的關係不會阻礙我跟她的感情,可是她卻覺得我每次在路上遇到乾妹妹時的感覺都怪怪的,尤其是和她在一起遇到時」,另外,當時也有其他男生在追求她,種種因素讓她很難取捨,最後選擇兩邊都放下,是我傷了對方,也傷了自己

閱讀全部…》

1 月26
工作熊的回憶錄:寒冷的二月天,我被甩了

Sad02]那天的天空陰陰的,沒有陽光,難得的二月天午後,基隆的冬天居然沒有下雨,可是我的心卻滴滴答答的在淌血。

她來男生宿舍找我,我們兩人不說話,默默的走了一段路後,來到學校的籃球場,那時應該還在放寒假,剛過完農曆年沒多久,校園裡沒什麼人,她拿出了一封她前天晚上寫好的信遞給我,淺淺的笑著要我先打開信,娟秀的字體,一直是工作熊所羨慕的,有三張信紙。

寒風中我讀著她寫給我的分手信,內心比外面的空氣還要冷,她不敢看我的眼睛,而我也只輕輕的問了一句:『我有沒有機會挽救?』,她笑而不答,然後我們互相告別。沒錯!是我被甩了!而那天正好是西洋的情人節(2月14日),雖然當時我們並不時興這個節日。

閱讀全部…》

1 月24
工作熊的回憶錄:我們似乎越來越不瞭解對方?

隨著和第一任女友交往的時間越長,我們彼此似乎越來越瞭解對方但也越來越不瞭解對方,因為已經大四了,工作熊常常想跟她討論未來的共同事宜,可是她卻有著太多的家庭顧慮而不想談,她似乎還沒準備好。

工作熊是天蠍座的男生,悶騷、佔有慾、支配慾強,工作熊承認自己當時的脾氣真的很不好,其實現在應該也沒好到哪裡?只要事情超出原本的預期太多,就會表現出不高興的樣子,甚至不講話,這種態度對於和自己越是親近的人越是明顯;而她則是有耐心、善體人意,但是獨立、有想法,好惡分明,她總讓我覺得她有自己的生活圈,而且既使沒有工作熊在身邊也可以過得很好

閱讀全部…》

1 月22
工作熊的回憶錄:我是正人君子?柳下惠?

工作熊和第一任女朋友因為同時在大一加入「社服團」而認識,在大三升大四的暑假因伙伴們的起鬨而開始交往,交往時最常去的地方是「圖書館」,因為她鼓勵我去考預官,所以那段時間我們幾乎都在「圖書館」約會,然後一起去逛夜市、吃飯,她會幫我整理一些考試所需的科目,但工作熊卻有點心不在焉,這情景似乎不太像熱戀中的男女該做的事耶!下面有比較精彩的啦…

工作熊記得有一次騎著機車載她從基隆到台北,忘記去做什麼了,回程時不巧碰上了下雨,由於她得趕回去上班,她讀夜間部,平常在中油工讀,所以我們就冒雨騎回學校,已經忘了為何當時沒有去買雨衣,而是兩人直接頂著風雨騎回她的住處,淋了一個多小時的雨,回到他的宿舍時,兩人都溼透了,她先上樓確認她的室友不在後,才讓我上去她的住處,感覺上這是我第一次到她的住處,不!應該是唯二到她的住處,第一次是幫她搬家,所以應該不算吧!

閱讀全部…》

1 月19
工作熊的回憶錄:她真的只是我的乾妹妹

工作熊好像還沒有交代為何我的學妹(現在的老婆)要把工作熊跟第一任女友推在一起。當時咱「社服團」流行認親,而工作熊當時的家族有一個乾妹妹(就是我的學妹,現在的老婆),兩個女兒(後來這兩個女兒都嫁給了我「社服」的學弟),還有一個老婆(這個老婆真的很漂亮,但不常出現就是了,工作熊已經忘了為什麼會有這個家族老婆了!);而乾妹妹還認了一個姊姊和一個大媽。現在想想,怎麼好像除了我一個男生之外,其他的都是女生耶!

也許是因為工作熊成長的家庭背景除了母親之外,其他都是男生的關係,所以潛意識裡會想要有個姐姐或妹妹。當時認了乾妹妹、乾女兒,組成一個家族只是一個無心的開始,但不可否認的,這層關係讓我們彼此親近的不少。

閱讀全部…》

1 月17
工作熊的回憶錄:我這樣像在交女朋友?

(有點給他緊張,因為老婆一直盯著我在部落格裡寫些什麼)

其實一開始工作熊對第一任女朋友並沒有什麼特別好惡的感覺,當時就是覺得她是個合得來的社團伙伴,而且是個很有主見的女孩,思想有點保守,對某些輕浮的男生會表現出強悍的態度,做起事來有點嚴謹,善惡分明,對了!她是個客家女孩,聽說客家女孩都很疼老公,這是我後來人家聽說的啦,可是工作熊當時就是無法主動有進一步的發展。

後來還是學妹(工作熊現在的老婆)推了我一把,還串通了社團中的所有伙伴,在一次夜間活動結束後,硬是拱著要工作熊送她回家免得危險,當時她住在校外,距離學校有一小段路,坐公車大概三站的距離吧!走路回家大概需要二十來分鐘,此後我們就常常這樣一路走一路聊天回她的住處,然後工作熊又自己走路回學校,因為當時工作熊住校,工作熊當時也很有分寸的從未進過她的閨房,因為她還有個室友,後來才覺得自己當時可真的是位「正人君子」,居然也從未有過非分之想還是不敢…?

閱讀全部…》